首页 > 文艺生活 > 正文

行走的十月
发布时间:2016-11-07 00:00:00 来源:红网双牌站 作者:蒋佳原 编辑: 更多文艺生活

  “秋风入窗里,罗帐起飘飏。”
  今年的秋天来得晚些,只是那秋风一起,桂花树的枝头便有了颜色和香气,秋天的韵味,一下子明朗了起来。这个十月我行走在异乡的土地,那些殊异的景致,汇成了南国秋日的缩影,让我感觉自己活得生动。

  北海我不是第一次来,然而秋季里的海面却平添了太多安逸的气息,更要人沉迷。太阳没出来的时候,天和海都是水蓝色的,沙滩上人稀少,只有远处海平面上的渔灯,同我在清晨五点醒来。海面生风,白浪腾涌,浩荡的气势总让人觉得天地之大,万物渺小又神奇。这时候的海滩最适合独处,信步,发呆,都无人打扰。海滩上有渔民在踱步,清晨的雾气汇成了水珠,顺着蓑帽的尖流下,他们就独身一人走,留下心和海洋交流。慢慢,天边涌出一点殷红,被风捏成点点星光,跌落到波澜里。
  北海城区不大,宽阔的街道蔓延在城市各个角落,阳光在建筑上画出好看的图案,让人感到舒心。这里是中国著名的渔场,大概因为这个名头,总觉得走到哪里都能闻见水产品的鲜气。路边是紧锣密鼓的别墅群,只是居住的人鲜少,墙面开始透露出陈旧的痕迹。商人在这里开起民宿小店,来自天南地北的菜式聚集在一起。人行道两旁挤着密压压的人群,绿灯亮起,就匆忙地涌去,在夜晚交织成一幅别致的画卷。不知道这到底是旅游城市的荣幸,还是悲哀。

  一个颇具争议的节日让玉林这座城市闻名。荔枝狗肉节,是广西玉林市民间的一种欢度夏至的传统民俗,每年夏至这天,豪爽好客的当地民众习惯于聚在一起食用狗肉,呼朋唤友地聚在一起欢度夏至,并用新鲜荔枝就酒。但近年来动物保护主义者与玉林市民的冲突,却为这座城市蒙上一层阴暗的面纱。
  然而所见到的玉林,是出乎意料的一派厚重祥和。夜色里的云天宫隐约浮现,硕大,遥远又神秘。牌楼在灯光的映衬下熠熠生辉,巨型铜佛像端坐宫殿中央,守护着这片千年古城。铜鼓、金鸡、凤凰、铜龟、百色龙等等雕刻让人眼花缭乱,倒不觉得华丽,反而繁杂的工艺令人肃然起敬。听闻云天宫是海峡对岸的台湾商人投资建成的,至于为何选址玉林,是个至今未解的迷局。大概是古城凝聚着令人瞩目的神圣,为宫殿与佛赋形。佛殿外是闲散的路人、嬉闹的孩童,与殿内的神圣组成了矛盾有趣的画面,倒也应了那句“慈悲来自天上,欢乐自在人间”。
  离开的时候途经五彩田园。这是我从未见过的现代化乡村。街道井然,人们辛勤劳作,淳朴无华,用农业打造出了一个缤纷的世界。现代文明与传统习俗的巧妙融合,让人眼前一亮。
  于是对于这座城市,有了些直观的感受。这里的趣味来源于它的复杂性,而非像传闻中那般充满戾气。或许地方习俗与人性倾向间,根本不存在冲突。毕竟这个世界是慈悲的,也无限宽容。


  睡起秋色无处觅,满阶梧桐月明中。梧州,是个光听名字就满赋秋意的地方。清朝时期,梧州被辟为对外通商口岸,逐渐发展成为珠江流域著名的商埠,骑楼建筑开始在梧州兴起。骑楼建筑结合了南方潮湿易涝的气候建造而成,一般为三四层楼房,地层商铺门面向内缩入2至3米让出来作为人行走廊,亦叫“骑楼底人行道”,这样既可以替行人遮阳挡雨,又可以为商铺营造舒适环境,也显示出商家诚信待客的经商之道;楼房二层一般设有水门,是为备洪水浸街时楼上方便居民出入用的,可以在水门放下一把竹梯,居民从竹梯上下搭艇,也可以在水门放下竹篮向沿街巡游的售货小艇购买生活必需品。临街砖柱上镶嵌铁环高低各一只,亦为备栓泊船艇系缆绳用。
  在逐渐暗下去的天色中,想起梧州的前尘往事。这座兴盛的百年商埠,融合了中国传统风格和欧洲古典建筑风格,造就了无数富商,如今却变得沉默,像个稳健的老者,随着太阳一起沉入黑暗里。兴衰落寞,或只一瞬间。
  暮色里行人面色匆匆,带着细微的疲惫奔向千万灯火。街道陌生,沸沸的氛围却熟悉得很。人与人皆相识,路和路共相接,当地居民青睐电动车,这种便捷的交通工具似乎更能让他们怡然自得。这大抵就是小城市的趣味:总有看不尽地好天气,总有数不完的星辰,天很低,云很软,人不多,生活如同一曲民谣,舒缓自在。

  古镇大都相同,石板老街,青砖黛瓦,来来去去尽是外来商人驻扎的身影。黄姚却有些脱俗的气质。镇口的古榕有好几百岁的年纪了,枝叶快要垂进水面,透过历史的薄纱,仿佛溪边的浣衣妇女至今犹在。巷子里很静,踩在碎石、台阶、落叶、泥土上的声音各有特质,分外清晰。明清的建筑皆可在这条河流的两岸找到身影,它们依地势而建,与周围风貌结合,木桥、凉亭、古榕,是一派和谐经典的南国古镇画卷。不是为了景点而来,反而走得更轻松,不用担心错过些什么,不知不觉,漫步其中,早已忘却来时路。


  黄姚盛产豆豉。每日清晨六点,古巷里的人民开始忙碌起来。反复地清洗、浸泡、晾晒,再密封腌制,经过时间的酿造,街巷中塞满馥郁的豉香。从明清时候起,黄姚就因这味美食而享誉海内外。比起其他商人,这些唤醒了大江南北千万味蕾的手艺人,才更让人起敬。




  惊喜的是路上行车的时光。一千公里的路程,许多时候都在山间田野穿梭。十月份的大自然开始溢出浓郁的色彩。金色是阳光底下的槐花,草绿是芭蕉偌大的叶,澄黄是成熟的稻田,深紫是成群的甘蔗地,朱红是夕阳下农户家的琉璃瓦。一切都斑斓耀人,定义了秋天的美。
  于是,惊觉秋日哪里只有一种形状,路过的万千风景,偷偷化作了心底沉甸甸的果实。待到回乡时,梧桐更兼细雨,已然秋意浓了。

 

  (蒋佳原,女,1995年出生。2011年出版散文集《心语》,2012年被湖南省作家协会吸收为会员。)

最新图片
    热点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