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文艺生活 > 正文

冬至闲说
发布时间:2016-12-26 00:00:00 来源:红网双牌站 作者:蒋佳原 编辑: 更多文艺生活

  小时候对冬至的印象就是“吃羊肉的时候到了”。

  家乡在南国,往往冬至到了也不下雪,只是风呼呼刮着,变得更刺骨了。冬至可是个大节气,《清嘉录》就有“冬至大如年”之说。这天夜晚,小城里家家户户都会会团团围着火炉,吃上一锅热腾腾的羊肉,以抵御寒冷冬天的到来。

  虽说小城里家家都有吃羊肉的习俗,但不见得人人都有好手艺,于是一到冬至,城外七八里路的一个村子就火热了起来。村子因为一家羊肉馆闻名。店是一户当地村民开的,简单地以所处的地名“牙山”命名。现杀的羊肉洗净,放进大铁锅里旺火熬着,几勺盐,几棵香菜,再加上辣椒和生姜去膻,味道就甚鲜美,通常汤都被喝的一干二净。每每冬至前后,村子里外会被汽车堵得水泄不通,甚至有人不嫌路程遥远,从邻县赶来一品美味。小城似乎倚着这个节气和这道菜肴出了名。

  除了羊肉馆,每次白喜事的酒席上也成了吃羊肉的地方。几十份羊肉一起熬,鲜味更浓郁了。长辈们总引以为豪:我们这儿那做白喜事酒席的师傅,个个都能把羊肉烹饪成一道美味。我很纳闷,明明丧事是让人悲伤的,为何却成了品佳肴的地方,或者是说,味蕾上的难忘能够让人们记住逝者更长久些?

  后来,县城里的羊肉馆渐渐多了起来,大都打着牙山的名号,可往往厨师们没能掌握这道菜的精髓,加入杂乱的佐料,反而让羊肉汤的原味尽丧。

  于是心里更加挂念着那山村里的一堆柴火,一口大锅,一缕青烟。前些时候父母去到那家羊肉馆大快朵颐,回来时却太不尽兴。份量少,价钱贵,味道也大不如以前了。他们的语气里满是失望。到底是人们口味变得挑剔了,还是那做菜师傅的水平真的下降了?

  再后来我去到外地读大学,冬至时候不能回家,便邀上三五好友一起下馆子过节。我也是那时候才知道,冬至并不止吃羊肉,各地风俗不一,吃食也就各有不同。中国北方有冬至吃饺子的习惯,相传是吃了饺子就不冻耳朵了;南方大都吃汤圆,也有少数的山东滕州等地与我家乡一样,留下了吃羊肉的习俗。但我们都明白,无论是吃什么,都是心底企盼团圆安康的美好愿景吧。

  中国人对食物向来讲究,各种时节配合着不同的吃食,在我看来有种莫名的诗意美。春节喜庆,爆竹的烟味和着厨房飘来的菜香,有股浓郁的年味儿;清明时节各种野菜纷纷长出来了,摘回家洗净了掺进糯米粉里做成野菜粑粑,既能祭祖,也可全家食用,清火败毒;端午是龙舟划过的涟漪和粽叶的清香;中秋是圆圆的月儿下圆圆的月饼……一年又一年,人们在这个节气里等待着下一个节气的到来,在这次相聚中企盼着下一次相聚。这些满赋人情味儿的节气,总能比圣诞之类的洋节更吸引我些。这些从古时候流传下来的文化,是先人智慧的沉淀,让人肃然起敬。

  转眼又是一年冬至,窗外飘起淅淅沥沥的雨滴。我想起奶奶时常念叨的那句“冬至毛毛雨,夏至涨大水”,心想着明年大概又是个湿润的夏季。外公外婆早早就打来电话,说是备好了一大锅羊肉火锅,让我们一起去吃晚饭。

  于是我一整天都在等待,等待着夜幕降临,等待着亲友集聚一堂,等待那屋子里亮堂堂的火炉和满屋子羊肉的香味儿。

  冬至对于现在的我来说,可不再是吃羊肉那么简单了,也变得更温暖了……

最新图片
    热点排行